中国金融监管改革将强化央行地位 多头监管面临功能重定位


**风险防范和平抑经济周期**
微观审慎之下的宏观不审慎是全球金融危机给各国留下的教训。国金证券报告指出,次贷危机后,“宏观审慎”原则在国际金融监管体系的重构中被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要位置,即在确保金融机构层面的微观审慎之上,建立全局性、统筹性的审慎性监管机制。
中国金融市场发生的风险事件凸显了宏观审慎监管之必要。而目前一行三会的监管框架下,监管者之间的沟通和协调成本饱受诟病,使得决策者难以及时、准确、全面掌握金融业的信息,不利于防范和化解系统性的金融风险。
东方证券银行业分析师王剑指出,2015年6月股灾的触发点是清查配资,而配资则有银监会与证监会协调不当的因素:银行用理财资金投资配资,银监会大体能掌握其总数;但证监会在不掌握整体配资数据下,出手清查诱发股灾。而更早的2013年6月货币市场“钱荒”,同样是央行与银监会在同业业务管理上的不协调酿成的苦果。
王剑称,央行原来只管狭义信贷,在推出MPA评估体系后,升级为管住广义信贷,包括债券、非标等其他放款手段;因为银行对企业的各种融资手段都能派生M2(广义货币),所以仅管住信贷是控制不住货币供给增速。
对于如何防范金融风险,李剑阁建议,应统一金融市场基础设施的建设,明确央行是金融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的提供者、金融基础设施市场参与主体的监管者和金融基础设施运行规则的制定者,建立统一、全面、共享的金融业综合统计体系等。
此外,从疏通货币政策以平抑经济周期的角度,加强央行的职能也正当其时。有专家指出,传统的货币政策在当下对经济的逆周期调节作用有限,目前的矛盾是短端流动性的囤积;疏通货币政策需要加强金融供给,协调更多金融机构准入,这不是央行现在的职能可以完成。
货币政策与金融监管政策协调不畅不仅影响逆周期调节的效果,甚至会加大经济波动。李剑阁表示,高层要求货币政策偏紧的时候,监管部门可能会加倍的紧,这样使得紧的力度不得当;然而松的时候,就会加倍的松,这也是不恰当的。
**监管职能边界将重新划分**
尽管中国金融监管部门在组织架构上进行实质调整是一个可能的选项,但业内人士认为至少在短期内并不现实,未来金融监管改革重点将是对现有监管部门职能的重新定位。
十二届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在公开场合表示,简单合并“一行三会”并不能解决目前金融监管的矛盾。不少专家对此表示赞同,并指出合并统一的金融监管还可能带来信息链条长、机构过于庞大冗繁等问题。
对于中国央行今年实施的MPA体系,一位监管层人士认为,央行对银行更加综合的评价可以起到逆周期调节的作用,也纳入了更多之前定位于微观审慎监管的内容;不过微观监管范畴很难向宏观审慎领域延伸。
另一位监管机构人士预计,MPA工具针对银行多一些,现在对银行的监管相对其他类型机构要严格,未来央行宏观审慎管理工具的对象应该更全面。
除了央行与“三会”职能边界的重新定位划分,监管部门亦在厘清与市场的边界。一位商业银行人士指出,央行负责金融稳定,未来三会应负责行业准入、经营合规等,而在机构人、财、物方面安排应该由国资委来负责管理,比如银行设立分支机构、任命管理人员等。
在这方面银监会此前有所动作,去年年中其对修订行政许可规章公开征求意见称,拟取消的部分审批事项,包括政策性银行、商业银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在同一机构内部平级调岗转任任职资格审批;取消对经营型支行行长的任职资格核准等。
在一些涉及多部门参与的金融产品上,各个监管机构已经在磨合中寻找各自的定位。比如央行牵头试点进行的信贷ABS(资产支持证券),商业银行发行需要经过中国央行与银监会两个部门。由于央行有较强的评审能力,银监会将信贷ABS业务由审批制改为备案制,后又将城商行信贷ABS备案登记业务下放到地方派出机构。(完)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80349000:2018-01-20 20:4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