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加息几成定局 人民币贬幅还看「鹰鸽」之争

在市场已就此次会议将迎来美国近10年来首次加息达成共识之际,联储会在加息路径上「鹰派」与「鸽派」博弈的结果将成为影响人民币兑美元贬值压力的关键性因素。

在市场已就此次会议将迎来美国近10年来首次加息达成共识之际,联储会在加息路径上「鹰派」与「鸽派」博弈的结果将成为影响人民币兑美元贬值压力的关键性因素。



图片来源:路透社

(彭博讯)举世瞩目的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政策会议将于美东时间12月15-16日召开。在市场已就此次会议将迎来美国近10年来首次加息达成共识之际,联储会在加息路径上「鹰派」与「鸽派」博弈的结果将成为影响人民币兑美元贬值压力的关键性因素。
彭博追踪的数据显示,交易员认为12月16日联储会加息至0.25%-0.50%的概率最近几个交易日以来一直维持在70%区间的高端,周一更是高达76%。然而与此同时,市场降低了对联储会2016年加息幅度的预期。美国联邦基金利率期货价格显示,联储会到2016年12月加息至0.75%-1.00%区间的可能性周一早间降至57%,上周一时在65%。
标准人寿驻伦敦的新兴市场经济学家AlexanderWolf周五接受彭博电话采访谈及人民币所面临的联储会加息压力时表示,尽管联储会在此前向市场传递的都是「鸽派」基调,但如果最终出乎市场意料,以'鹰派'的态度来加息,人民币贬值的压力将加深。
周一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在纽约交易中稳定于6.55附近,但波动率曲线与一周前相比大幅上移,1个月期限隐含波动率上涨53.5基点至7.46%,达到9月11日以来最高;1年期波动率上涨42.5基点至纪录高点7.425%。在岸人民币兑美元周一在上海交易中下跌0.06%至6.4591。
人民币空头压力
尽管货币政策分化前景令美元今年上涨了8%,而且一些银行预计明年还会进一步升值,但美元周一表现疲软,对多数主要对手货币下跌。纽约时间下午5点,彭博美元即期汇率指数基本持平。
道明证券新兴市场高级策略师SachaTihanyi认为,联储会若以「过于鸽派」的基调进行首次加息,可能将导致美元走弱,人民币空头面临的压力加大。
「当前市场普遍期待联储会将以'鸽派'基调来加息,」Tihanyi在接受彭博采访时表示,「若如市场所期,美元将会走弱,新兴市场之前所承受的压力将会立即减轻。」不过他也指出,市场已经普遍预期了鸽派,所以又为「更加鸽派」设置了高门槛。
骏利资产管理集团在推特上引述曾有「债券之王」美誉的格罗斯称,联储会本周将会加息,但会同时发表带有明显「鸽派」色彩的声明。
但若联储会在「鸽派」基调上辜负了市场预期,甚至出现了偏向「鹰派」色彩的措辞,人民币面临的贬值压力则会显著加剧。标准人寿的Wolf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央行可能会被迫持续在外汇市场进行干预,以保证人民币的稳定或小幅稳步贬值」。
当前市场期待的是,联储会主席耶伦可以解释何为「渐进」式加息。高盛上周发布报告称,联储会将强调加息速度将根据数据,且幅度可能是缓和的。道明证券也认为,耶伦会在政策决定公布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将市场的关注点引导至逐步和依赖数据的加息路径之上。
风口浪尖
「在联储会即将加息之际,中国央行正在以非常谨慎和积极的态度来管理风险,」外汇经纪商FXCMInc.驻纽约的汇率策略师DavidSong在接受彭博电话采访时表示,「尤其现在又到了年关。」
北京时间上周五晚间,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推出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的举措似乎印证了他的说法。 CFETS人民币指数货币篮子将由13种货币组成,中国央行引述评论员表示,今后市场主体不应只盯住美元,而应更多地参考一篮子货币。
东方汇理的高级新兴市场策略师DariuszKowalczyk在周一发布的报告中指出,中国选择在此时间点推出人民币指数,反映了北京希望在联储会加息之际,人民币外汇制度能更加适应全球潜在的高波动性。
然而一些分析师直言,这一指数可能是为在联储会即将加息的风口浪尖上,为人民币兑美元贬值寻找铺垫。麦格理驻香港的中国经济研究主管胡伟俊在发给客户的报告中表示,该指数并不会改变人民币汇率制度的游戏规则,「它主要想强调是,人民币将会随着其他货币一起,兑美元缓慢贬值。」
持相同看法的还有交银国际驻香港的首席策略师洪灏。他认为,中国发布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实际意义不大,强调对一篮子货币而不是美元,可能是「给兑美元贬值找借口」。
的确,决定人民币走势的不仅仅是联储会的利率决定,更是中国自身的经济形势。在洪灏看来,当前中国经济成长疲弱、资本外流和货币宽松等因素都支持人民币贬值。
贬势难改
瑞信证券(美国)的全球外汇策略主管ShahabJalinoos在接受彭博电话采访时也表示,在当前油价大跌、新兴市场资本外流和风险资产承压的国际环境下,很难找到人民币掉头升值的动力。
标准人寿的Wolf则从历史的角度分析了这一问题。 「虽然不管是在过去的金融危机当中,还是在中国GDP低速成长时期,中国央行都尽其所能保持汇率稳定,但美国和中国无论是在经济成长还是在货币政策方面的差距越来越大,」他说,「自经济危机结束之后,美国经济一直在扩张,货币政策也已迈向正常化,而中国经济放缓的速度却比人们预想的更快,且其货币政策将进一步放松,资本账户也在进一步开放。如果美元总体走强,那么中国让本币跟着美元一起走强将不那么容易。」
在岸人民币兑美元自8月10日、即「8·11汇改」前一天以来已下跌3.86%,同期离岸人民币下跌5.20%,跌幅分列亚洲主要货币第四和第二。
Wolf预计,但或许可以肯定的是,「无论联储会是以'鹰派'还是'鸽派'的态度来加息,中国央行是不会允许人民币像8·11时那样大幅贬值了。」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80349000:2018-01-17 18:58:37